当前位置: 首页>学生思政>学生活动>正文

参加中国舞蹈“荷花奖”比赛有感

发布时间:2015-09-18 16:15  作者:郑宇  来源:舞蹈系  阅读次数:

本网讯(通讯员 郑宇)中国舞蹈界专业比赛层次最高的赛事——中国舞蹈“荷花奖”民族民间舞评奖,历经数年,今年已是第十届,本届举办地在四川省西昌市。十分荣幸本人能够有机会被挑选参与到我院新创作品《莲湘闹春》的排演中,并获悉是为准备参加“荷花奖”评选的,心情十分激动。因为全国性舞蹈比赛对我来说总有种十分遥远的感觉……时光太瘦,指缝太宽,一晃距比赛结束已经有段时间了,一切都宛若昨天。

一、梅花香自苦寒来

从被选为演员到参加决赛,五个多月的学习、排练,个中辛苦无法言说:受伤、生病、紧张、焦虑,二十多名成员互相陪伴、鼓励,整个团队情比金坚,师生亲如一家,把这些困难一一踩到脚下。排练中老师的关心鼓励,“战友”的陪伴打气,都是我们奋力向前的动力!当终于收到入围决赛的通知时,大家欢呼雀跃的场景,至今仍历历在目。

为了能在八月初的决赛舞台上有更完美的呈现,大家甘愿放弃假期,留在学校排练,热得融化的夏天也因此不那么烦闷了:顶着烈日酷暑,热浪中逆行在无人的校园(想想还挺酷的),排练厅里挥汗如雨激情四溢,排练中老师示范的身影,休息时同伴们逗趣的表演,冲刺阶段全天排练5遍起跳已是家常便饭,苦中作乐也算是get的新技能了……一幕幕片段拼凑出我们充实的假期。

武汉西昌往返,不算转车,光火车上就待了45个小时。西昌市全境海拔在1500米以上,为了保证演出水平,适应气候海拔的变化,老师们各种奔走,为我们找寻合适的训练场地。而同时,静待排练通知的我们也没闲着,师姐带着我们在酒店的走廊里练起基本功、熟悉莲湘的手感。比赛前夕,组委会安排的20分钟的现场走台合光时间,完全无法满足定好满意灯光效果的要求,为求更好的舞台呈现,大家凌晨12点起床,再次来到剧场用租来的时间继续合光,一直工作到凌晨近4点。

决赛当天,彩排时比赛的紧张气氛就已经愈演愈烈,候场时老师们也是使出浑身解数,缓解我们激动紧张的心情,调整好心态进入到高昂的比赛状态。舞台上的我们,完全沉浸在了作品之中,痛快地享受着热烈、疯狂、沉醉、角色情绪的释放……当掌声响起时,一切的辛苦、汗水都已经不重要了,虽然得知分数时,时间仿佛“停滞”了,低的有点出乎预料,各种情绪涌上心头。

事后想想,能冲出重围进入决赛,有机会站在“荷花奖”决赛的舞台上,已经是很不容易了。作品的入围,是编导赋予了作品独有的民族语言特色,也是大家努力拼出的结果。

二、观千剑而后识器

参加比赛,也给了我现场观摩各路高手的机会在我现有的欣赏水平上,也还能略微分辨出一二。

我看到,最终能够站在这里的,不可否认,都是很棒的作品,很优秀的团队。我个人认为,在比赛的不同阶段,选拔作品的要求、侧重点是不太一样的。前期的送碟筛选,偏重的是作品的动作语言、风格特点、编排设计等;而后期决赛时,拼的就是舞者的个人能力,这个能力,包括专业技能、品行素养、舞台表现能力。老实说,我们的舞蹈团队与之相比,在动作的张力、对身体的掌控和运用、点线之间力量的处理等等方面,均有些许不足;我们对舞蹈的热情和对自身实力的认识,也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。

对于舞者来说,想跳和“被”跳,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动因,前者是由心而发,是由对舞台的渴望和对舞蹈的热爱以及享受所驱使,后者则是各种外部因素的堆积,而非自发。两者所呈现的舞台效果亦是不同的,首当其冲体现在动作的质感,大小收放和身体的支配上。舞蹈是人们内在心理的一种表现形式“情动于中,而形于言……咏歌之不足,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。”足以说明,由内而外是舞蹈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要求。从现场效果看,毋庸置疑,好的作品、最能打动人作品,都并不在意于“炫技”,而是作品有思想、舞者亦能对作品进行二次创作,特别在一些细节的地方,能从心出发,使之更加细腻、极致,即便是人物的一颦一笑,也都能牵动观众的心。我认为,一个舞者对作品的诠释不应只是表现出编导所要求的情景和内容,在演绎的同时,也应适当加入一些自己对角色的认识,这样才可以更全面的展现出作品想“说”的话。而这一点是我们相对薄弱的地方,我们更像是真正的“学生”而非已经“在路上”的舞者,我们现在的学习还停留在一味地模仿的阶段,学习的同时并没有思考“Why?”——为什么动作只能这么做?老师总是强调的风格性背后有怎样的民族文化内涵?……这些问题是我们脑中偶尔飘过可从未深思过的,我们就止步于此……

参赛之前,我们信心十足,“初生牛犊不怕虎”;参赛期间,我们依旧意气风发,展示了武音舞蹈系的风采;参赛之后,留给我们的是思考,是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的精神感悟。

打印本页

关闭窗口

版权所有:武汉音乐学院舞蹈系